安全路透社
当前位置:安全路透社 > 安全客 > 正文

【技术分享】基于虚拟化的安全(part1):引导过程

http://p3.qhimg.com/t0154cad17d88e8745e.jpg


0x00 前言


本文是覆盖基于虚拟化的安全和设备保护功能的文章的一部分。这些文章的目的是从技术的角度分享这些功能以便更好的理解。这第一篇文章将涵盖系统引导过程,从Windows bootloader到VTL0启动。


0x01 基于虚拟化的安全


基于虚拟化的安全(VBS)是微软Windows10和Windows Server2016的一个主要的安全特性。例如,DeviceGuard和CredentialGuard都依赖它。DeviceGuard允许系统阻止任何不受信任的程序。同时CredentialGuard允许系统隔离lsass.exe进程,以便阻止类似Mimikatz等工具内存读取密码。

这个新功能的主要思想是使用硬件虚拟化技术(例如Intel VT-x),以便在两个虚拟机(VM)之间实现强隔离,并且将来功能可能更丰富。这些技术允许虚拟机管理器(VMM)使用扩展页表(EPT)来对物理页设置不同的权限。换句话说,一个VM能够在它的页表入口(PTE)设置一个物理页可写(+W),并且VMM能够通过在它的EPT上设置适当的权限来授权或阻止这种行为。

基于虚拟化的安全依赖Hyper-V技术,其将产生不同虚拟信任等级(VTL)的虚拟机。Hyper-V包括一个hypervisor,并且任何操作系统,甚至主操作系统,都包含在VM中。这个主操作系统(Windows)被认为是根VM。Hyper-V信任它且接受像控制其他VM的管理命令。其他的VM可能是“开明的”,如果这样,则向Hyper-V发送受限消息以便他们自己管理。

VTL是有序号的,更高的是最受信任的。现在有两个VTL:

1.  VTL0,是一个普通的环境,且基本包含标准的Windows操作系统。

2.  VTL1,是一个安全的环境,且包含一个微内核和安全的应用程序,称为trustlet。

http://p3.qhimg.com/t01cb14e50f79168093.png

图1 – 基于虚拟化的安全的概览

CredentialGuard安全机制使用这个技术在VTL1 trustlet(lsaiso.exe,上图中“Isolated LSA”)中隔离关键的lsass.exe进程,甚至使得VTL0内核不能访问它的内存。只有消息可以从VTL0转发到隔离的进程,有效的阻止了像Mimikatz这类的密码和哈希收集工具。

DeviceGuard安全机制使得VTL0内核地址空间的W^X内存缓解(物理页不能同时具有可执行和可写权限),并且接受包含授权代码签名者的策略。如果VTL0内核想要使一个物理页可执行,它必须请求VTL1来改变(图中的“HVCI”),它会根据策略校验签名。对于用户模式的代码,这不起作用,只有VTL0内核才请求签名验证。策略在引导启动时加载,且之后不能修改,只有强制用户重启才能加载新的策略。

策略也是被签名的:在这种情况下,授权签名者在UEFI变量中设置,且新的策略将校验这个签名者。UEFI变量设置他们的Setup和Boot标志,意味着在启动后他们将无法被访问和修改。为了清除这些变量,本地用户必须使用一个自定义的微软EFI bootloader重启,在用户交互操作(通过输入密码)后移除他们。

因此,VBS强依赖SecureBoot。引导加载器的完整性必须被校验,因为它负责加载策略、Hyper-V和VTL1等等。

如果你对设备保护的细节感兴趣,你能阅读这个MDSN的文章:https://blogs.technet.microsoft.com/ash/2016/03/02/windows-10-device-guard-and-credential-guard-demystified/

我们也鼓励你阅读Alex lonescu和Rafal Wojtczuk的BlackHat 2015/2016的演讲,将有很大帮助:

http://www.alex-ionescu.com/blackhat2015.pdf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LqaWIn4y26E

https://www.blackhat.com/docs/us-16/materials/us-16-Wojtczuk-Analysis-Of-The-Attack-Surface-Of-Windows-10-Virtualization-Based-Security.pdf

https://www.blackhat.com/docs/us-16/materials/us-16-Wojtczuk-Analysis-Of-The-Attack-Surface-Of-Windows-10-Virtualization-Based-Security-wp.pdf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_646Gmr_uo0

本文中,我们将涵盖系统引导过程,从Windows bootloader到VTL0启动。为了分析VBS怎么在引导过程期间初始化自身,下面的Windows 10 1607的一些文件已经被逆向过了:

Bootmgr.efi:EFI引导加载器(一小部分)

Winload.efi:EFI Windows加载器

Hvix.exe:Hyper-V(相当小的一部分)

Ntoskrnl.exe:NTOS内核

Securekernel.exe:安全内核

Ci.dll:VTL0代码完整性

Skci.dll:VTL1代码完整性

因此让我们来深入到VBS引导过程中,从winload.efi的执行开始,到ntoskrnl.exe的入口点执行。


0x02 引导过程


引导过程可以总结为5个必须的步骤:

Bootmgr.efi是第一个加载的组件。由SecureBoot验证并执行

Bootmgr.efi加载并校验winload.efi

Winload加载并校验VBS配置

Winload加载并校验Hyper-V和VTL0/VTL1内核组件

Winload退出EFI模式,启动Hyper-V

Bootmgr.efi

当系统开始引导,bootmgr.efi是第一个被加载执行的。它的完整性和签名已经由Secure Boot UEFI代码校验过。为了能够识别过期的签名,DBX数据库包含了过期的签名(截至2016年底,这个数据库包含了71个黑名单和未知的SHA256的哈希值)。在bootmgr.efi的最后,执行将转到winload.efi的入口点:OslpMain/OslMain。

OslpMain首先调用OslpPrepareTarget,其是winload.efi的核心函数。它将初始化hypervisor,内核等。但是先会使用OslSetVsmPolicy初始化VBS配置。

VBS策略加载

OslSetVsmPolicy首先校验VbsPolicyDisabled EFI变量的值(参见下面的微软命名空间)。如果设置了,这个变量是0,意味着没有凭据保护配置将要加载。这个EFI变量因此将在引导时禁用凭据保护(并且能够在VTL0 ring3调用设置权限)。如果没有设置,配置将从SYSTEM注册表的hive中加载,并且由BlVsmSetSystemPolicy调用执行,其将读取和更新VbsPolicy EFI 变量。相应的值被存储到全局变量BlVsmpSystemPolicy中。如果UEFI锁开启,这个EFI变量被设置,并且不能通过winload.efi禁用(它不能移除它,只能使用自定义的EFI代码才能)。

函数OslpPrepareTarget也会调用OslpProcessSIPolicy(被调用两次,第一次直接从函数OslInitializeCodeIntegrity中调用)。OslpProcessSIPolicy使用3个EFI变量“pools”来校验SI策略签名。每个pool包含3个EFI变量,第一个包含策略,第二个包含版本,第三个包含授权的策略更新签名者。例如,对于C:\Windows\System32\CodeIntegrity\SIPolicy.p7b,变量是Si,SiPolicyVersion和SiPolicyUpdateSigners。如果“version”和“update signers”变量被设置,系统将增强SI策略签名:它必须是存在且正确的签名,否则引导将失败。通过BlSiPolicyIsSignedPolicyRequired函数来验证它自己。

3种策略和相关的变量总结如下:

http://p2.qhimg.com/t015beae8ea44938718.png

我们不确定“revokeSiPolicy”和“skuPolicy”的目的,但是他们似乎和普通的“SiPolicy”使用类似。

Hyper-V和内核组件的加载

执行将转移到OslArchHypervisorSetup函数,其需要使用与执行的步骤相应的参数来调用,从0开始。在第一次,它将初始化Hyper-V(加载hvloader.efi且通过HvlpLaunchHvLoader执行它)。SecureBoot设置通过OslInitializeCodeIntegrity来校验。

OslpPrepareTarget然后加载NTOS内核(ntoskrnl.exe),并且使用OslpLoadAllModules函数来加载hal.dll和mcupdate.dll模块。然后“Local Key”和“Identification Key”由OslVsmProvisionLKey和OslVsmProvisionIdk函数加载。

此时,NTOS内核初始化了但还没哟启动。以步骤“0”为参数的OslVsmSetup被调用(与OslArchHypervisorSetup一样:以“步骤”为参数),首先校验Hyper-V已经启动,然后初始化OslVsmLoaderBlock(参数在初始化期间由安全内核提供)。然后,OslVsmSetup加载安全内核(securekernel.exe),并且通过OslpVsmLoadModules函数加载它依赖的skci.dll(OslLoadImage再次被用来校验他们的签名)。EFI变量OslLoaderIndications第一位被设置为1。

最后,OslVsmSetup函数再次被调用,但是参数是步骤“1”。这个触发了OslVsmLoaderBlock的初始化。

当函数OslpPrepareTarget返回后,VBS参数已经被验证完了,并且NTOS和安全内核都被加载了。他们的入口点地址被存储在全局变量OslpVsmSystemStartup和OslEntryPoint中(securekernel.exe和ntoskrnl.exe)以便将来使用。


0x03 微软EFI变量


VBS EFI变量属于命名空间:{0x77FA9ABD, 0x0359, 0x4D32, 0xBD, 0x60, 0x28, 0xF4, 0xE7, 0x8F, 0x78, 0x4B}。这些变量有他们的“Boot”和“Setup”属性设置,因此在EFI引导阶段后他们的访问和修改是不被允许的。

然而转储他们是可能的,以便在逆向分析中使用。与VBS相关的EFI变量和他们响应的用法总结如下:

http://p4.qhimg.com/t011acde03a79ce22be.png

为了转储这些变量的内容,关闭安全启动和使用一个简单的EFI自定义的引导启动器(gnu-efi和VisualStudio能完美实现)。一些变量转储如下:

http://p9.qhimg.com/t017fa1673f7293905a.png


0x04 Hyper-V和安全内核启动


回到OslpPrepareTarget,现在开始执行启动Hyper-V和分割VTL0及VTL1空间。这个过程总结如下:

Winload在“第一个“Hyper-V VM中运行

Winload调用安全内核的入口点(EP)

securekernel初始化自身,请求Hyper-V内存保护

securekernel请求VTL1验证

Hyper-V启用VTL1(“第二个“VM),在ShvlpVtlEntry中返回

通过ShvlpVtlReturn,securekernel(现在是VTL1)返回到winload(现在是VTL0)

Winload调用ntoskrnl入口点

下面是securekernel初始化前后的状态(VTL0 VM是蓝色块,VTL1是绿色块,Hyper-V是橙色块):

http://p9.qhimg.com/t01f3e9360da29a0ba7.png

图2 – securekernel初始化前后的状态对比

继续执行,通过调用OslFwpKernelSetupPhase1退出EFI模式,并且以“1“参数调用OslArchHypervisorSetup启动Hyper-V。Hvix64通过向HvlpSavedRsp保存的RSP启动并且将HvlReturnFromHypervisor传给hvix64。当HvlpReturnFromHypervisor被命中,使用cpuid指令来验证启动,并且RSP被重置。我们确实处在第一个虚拟机中,其将很快变成VTL1。

OslVsmSetup再次被调用(step“2”):

校验VBS参数

验证Hyper-V正确运行

修改OslVsmLoaderBlock设置

在相同块中复制OslVsmLKeyArray(Local Key)和OslVsmIdk(“Identification Key”)

调用储存在OslpVsmSystemStartup中的安全内核的入口点,指定OslVsmLoaderBlock和它的大小为参数。

然后安全内核将执行它的初始化,并且将调用SkmiProtectSecureKernelPages以便安装它自己的内存,但是也注册Hyper-V时间拦截例程(HyperGuard和它的Skpg*前缀的例程)。根据http://www.sandpile.org/x86/msr.htm,对MSR的操作由SkpgxInterceptMsr拦截处理:

0x1B(APIC_BASE)

0x1004(?)

0x1005(?)

0x1006(?)

0x100C(?)

0xC0000080(EFER)

0xC0000081(STAR)

0xC0000082(LSTAR)

0xC0000083(CSTAR)

0xC0000084(FMASK)

0xC0000103(TSC_AUX)

0x174(SEP_SEL)

0x175(SEP_RSP)

0x176(SEP_RIP)

0x1a0(MISC_ENABLE)

我们的假设是这个处理器的设置是为了捕获VTL0中CPL转变,来阻止关键的MSR修改。还有两个其他的例程,SkpgxInterceptRegisters和SkpgInterceptRepHypercall。前者可能是拦截CRXXX注册操作的方法(例如,写CR4能禁用SMEP),后者是拦截未授权的调用(然而这些只是猜测)。

关于HyperGuard,似乎通过SkpgVerifyExtents执行VTL0完整性校验。SkpgHyperguardRuntime被调用,可能是计划执行的(使用SkpgSetTimer)。

HyperGuard处理器和回调函数被复制到SkpgContext(由SkpgAllocateContext和SkpgInitializeContext初始化)。

记住上个章节只是个假设,可能是错误的,因为我们现在没能在VTL1 HyperGuard/PatchGuard例程中花费太多时间。

在初始化的最后,安全内核将执行两个调用:

0x0F,ShvlEnableVpVtl,指定一个ShvlpVtl1Entry函数指针

0x12,ShvlpVtlCall,它不会在任何其他地方使用,并且使用它自己的跳板函数(在下篇文章给出更多细节)。

ShvlpVtl1Entry以SkpPrepareForReturnToNormalMode结束,并且这个过程会使Hyper-V开启VTL0和VTL1,回到ShvlpVtl1Entry,再回到winload.efi进入到VTL0的上下文。

最终,当回到winload.efi的主函数,将通过OslArchTransferToKernel执行NTOS的入口点,它使用OslEntryPoint调用入口点。

然后执行下一个操作,就像Windows在正常环境中启动,只是现在NTOS内核知道了VBS相关的组件(如设备保护)。


0x05 总结


基于虚拟化的安全是Windows10安全功能的一个关键组件。通过VBS的安全内核的初始化,我们希望这个文章将给想要深入分析这个功能的逆向者帮助。

在第二部分,我们将涵盖VTL0和VTL1怎么内核通信和Hyper-V调用怎么实现。
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amossys.fr/virtualization-based-security-part1.html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安全路透社 » 【技术分享】基于虚拟化的安全(part1):引导过程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